BRILLIANCE CHI(01114.HK)

华晨汽车爆发债务危机

时间:20-08-19 15:45    来源:东方财富网

原标题:华晨汽车爆发债务危机

老牌车企华晨持续酝酿的债务危机终于爆发!不仅多只债券遭到抛售,香港上市子公司华晨中国(01114.HK)也股价暴跌。

由于华晨集团债务高达1200亿,已经走到破产边缘,债权银行已经组建债务委员会,未来破产重组或不可避免。

股债双杀

7月下旬以来,华晨汽车的部分债券开启了连续下跌的模式,部分债券从今年7月份的90多元高位下跌到目前的50多元,跌幅近50%。

8月12日,公司债券再次暴跌,19华汽01、18华汽01、18华汽02、18华汽03等多只债券跌幅逾15%;其中,19华汽01跌幅最大,达28.65%,18华汽01盘中也一度下跌28.25%,收盘下跌近20%。

8月13日,华晨汽车在香港的上市子公司华晨中国股价也出现暴跌,盘中最大下跌14.3%,创下2019年8月以来的最大盘中跌幅。

股票暴跌后,为限制公司债的散户交易,避免再度出现抛售从而影响债券和股票估值,华晨汽车在8月14日暂停了名下多只债券在上交所的公开竞价交易,仅采取报价、询价和协议交易方式进行。

但这没能阻止债券价格的下跌,当日银行间市场债券投资人继续抛售,使得“19华汽债01”跌至42元的历史新低。

债券和股票同时下跌,反映了投资人对华晨集的债务问题和流动性的担忧,通过减持回笼现金,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。

据统计,目前华晨汽车集团存续债券为15只,债券存量为175.73亿元,其中1-3年到期债券规模超过100亿元。

评级机构东方金诚6月发布的报告则显示,截止2020年3月末,华晨汽车的负债总额高达1226.75亿元(资产负债率接近70%),其中有息债务达到677亿元,超过总负债的一半以上,且短期有息债务为484亿元,短期偿债压力巨大。

▲截止2020年3月末华晨汽车有息债务期限结构(单位:亿元)

现在华晨汽车的债权银行已组成债委会,由光大银行和兴业银行作为联合主席行,成立的目的协调相关债权方不要抽贷、压贷及断贷,并在未来开展债务重组。

危机四伏

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华晨汽车,早在1992年10月就登陆纽交所,是国内最早去华尔街融资的国内企业。

当时,华晨汽车赴美上市意义重大,代表着中国企业走出国门,肩负着中国企业国际化的重要使命。

华晨汽车当时的IPO价格为每股16美元,预计发行500万股普通股,拟筹集资金8000万美元。结果,当时股票订购量高达6000万股,近乎发行量的12倍,开盘34分钟后,即有87万股股票以每股20美元成交。

不过,2002年5月之后,华晨汽车开始业绩下滑,连年亏损。而资本市场也没能给予足够的弹药,美股交易量极低,却还要每年支付百万美元左右的会计和律师等维护费用。

2007年7月5日,华晨汽车董事会宣布决定退市,撤消在纽交所挂牌的美国存托股票(ADS),将ADS存放于公司的存托银行——纽约银行,并继续在场外市场(即“柜台交易市场”)交易,同时,公司在香港主板的挂牌将继续维持,由此结束了赴美上市15年之旅。

目前,集团有6家整车生产企业,4家上市公司(华晨中国、上海申华、金杯汽车、新晨中国动力),旗下160余家全资、控股和参股公司,涉及汽车零部件、汽车金融、新能源等多个领域,资产总额超过1900亿元。

此外,华晨还是德国宝马在中国的合资伙伴,华晨宝马在国内豪华车市场占比达25%,具有很高的市场地位和品牌影响力。

  但华晨的主业——整车制造与销售,这些年始终表现不佳,特别是自有品牌华晨中华、华晨金杯雷诺极为孱弱,与华晨宝马相比有如云泥。

诞生至今已30年的金杯汽车,可谓历史辉煌,2010年金杯客车市场保有量突破100万辆,在轻型客车市场的占有率曾高达75%。但那以后,在上汽大通、江铃股份等竞争对手的不断赶超下,金杯汽车开始走下坡路,经营状况每况愈下,最终,金杯汽车被华晨以1元的价格将49%股权出售给雷诺,以缓解亏损。

华晨雷诺金杯成立2年多来,没有任何搭载雷诺技术的产品面世,进一步加剧了公司困境。

中汽协的统计显示,2019年华晨金杯销售4.1万辆,同比大跌82.36%,2020年上半年,销量更是仅4有千辆。而且半个月前,华晨雷诺金杯还传出裁员消息,可谓雪上加霜。

另一自主品牌华晨中华,情况同样不乐观。

华晨中华曾主打轿车、SUV两大系列,有超过十余款车型,其中不乏中华轿车、中华尊驰、中华骏捷等热销车型,但如今只有5款车型在售,表现力不佳,而且从2019年3月华晨汽车换了董事长后,华晨中华至今也没有新品推出。

今年上半年,华晨中华的销量仅有3200辆,月均销量500辆,虽然有疫情的因素,但销量之低大大超出人们的预期。

由于没有订单,7月底华晨中华决定让职工“轮流上班”,轮休在家的只按照沈阳最低工资标准(1810元/月)发放工资,变相集体降薪,引发职工强烈不满。而且,上半年华晨汽车先后13次“上榜”被执行人名单,并深陷多起法律诉讼,主要涉及服务合同、借款合同、买卖合同、加工合同以及运输合同等纠纷。

  为了偿还债务,今年5月22日和7月14日,华晨汽车还先后两次将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的6亿股股份(股权总额的近12%)出售给辽宁交通投资集团,用交易资金给自己续命。

更难的日子还在后面

合资公司华晨宝马,在华晨系中的重要性无人能及。

2003年成立后,凭借成功引入宝马3系、5系以及宝马X1系,华晨宝马的销量和利润一路高涨,仅2015年到2019年,它创造的净利润就分别达到38.2亿、39.9亿、52.3亿、62.4亿、76.2亿元,合计超过200亿元,是华晨汽车名副其实的“现金奶牛”。

自2011年以来,华晨宝马每年贡献的净利润占比高达90%以上,如果不是华晨宝马,华晨汽车的财报不知道要难看多少倍。2019年,剔除掉其净利润, 华晨中国其他业务净利润亏损10.64亿元。

华晨集团一直强调,华晨是“迄今为止唯一一家用市场换来了技术的中国汽车企业”,但事实是,华晨除了引进宝马的发动机生产线,并没有在底盘、发动机、变速箱以及智能化、新能源等领域做大力研发,始终缺乏自主研发能力。整个华晨系缺乏核心技术支撑,不仅没有迈上新的高度,反而让中华和金杯品牌日渐衰落。

2018年,华晨与宝马签署协议——2022年前,宝马将从华晨汽车收购华晨宝马25%的股权,届时华晨的占股将减少到25%。这就是说,到2022年,华晨汽车从华晨宝马拿到的利润将大幅减少。

于华晨汽车而言,更难的日子还在后面。

华晨汽车如今已经被工信部取消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,未来华晨很难涉足新能源领域。在车载互联、自动驾驶等方面,华晨更是无所作为。当2022年股权交割完成,华晨汽车如何盈利,如何削减债务,都是未知数,破产重组

华晨作为辽宁省重点国企,地方政府和银行不会让它倒掉,也会动用各种手段缓解它的流动性困难。

但如今,国内汽车市场早已饱和,各家车企在技术、研发能力方面越来越两级分化,消费者也对品牌的认可度越来越高。

如果华晨汽车不能在产品和品牌上“翻身”,早晚会被市场淘汰,华晨中国、新晨中国动力等香港上市公司的股票,也免不了成为更多投资者抛售的对象,最终沦为“仙股”。

(文章来源:BT财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