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ILLIANCE CHI(01114.HK)

[解密]华晨汽车债市危机:430亿负债压顶、东北员工集体抗议,三十年自主品牌落幕?

时间:20-08-13 15:08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一则关于华晨召开债委会的消息开始在债市蔓延。

从债市盘面来看,这一利空已酝酿多日。

自7月底起,华晨汽车集团多只债券快速下跌。以成交较为活跃的18华汽03为例,7月2日巨量成交后开启持续阴跌,跌幅昨日已经放大至17%,而多只华晨其他债券则一日跌去20%。

可以看出,恐慌之下,防火墙异常薄弱。

而曾经的国产之光“大结局”也再次坐实了“投资不过山海关”的坊间信仰。

利空接踵而来

无风不起浪,华晨目前的现状也的确可以用内忧外患来形容。

内忧,公司经营困难,汽车滞销,只好先拿员工开刀。由于年内车市冷清,本就困难的华晨更是雪上加霜。金融界《财经天眼》查询数据发现,上半年华晨自主品牌中,华晨中华销量仅为4000辆,华晨金杯则为2.9万辆。

网传一则流出的华晨内部文件显示,公司自2020年6月5日起,就下发了员工放假轮休通知。其中,所有中层以下员工轮休,薪酬走最低标准执行。有内部人士透露,扣除五险一金后,仅到手900元左右。而且令员工不满的是,华晨高层则能“按时上班”,工资照发。流出的视频显示,不少员工高歌“咱们工人有力量”,反抗这一轮休。

外患,疫情之下,千亿负债压顶,债委会无奈成立,协调各债权方。东方金诚6月的信评报告显示,截止一季度,公司负债总额高达1200多亿元,仅年内有息负债就达到432亿元,占全部有息债务的63%以上。

也许正是因为市场嗅到了困难的信号,华晨存续债大面积暴跌。华晨汽车昨日回应称,当前已成立了债委会,主要希望协调债权方不要抽贷、压贷、断贷等,继续给予公司金融财务上的支持。

为了安稳市场信心,华晨还表示,当前并非企业自身进行破产重整。从天眼查给出的数据来看,公司仅在年内就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13次。

1

仰融与华“沉”

熟悉华晨汽车的人都知道,它曾是国内自主品牌的第一名,现在所谓的后起之秀吉利、长城等早些年都难以望其项背。

作为“社会主义国家第一股”,华晨身上最初的烙印就是创新。

赴美上市,获得超额认购85倍、为国家赚回来7400万美元;通过一系列创新,华晨金杯客车在90年代中期连续多年占据国内轻客市场第一;更夸张的是,在那个年代,公司曾经的灵魂人物仰融就打出“杜绝经销商赚差价”的口号。

但如今,华晨走到这一步,其实也有必然。

纵观华晨三十多年的历史,兴衰与一个人息息相关,那就是仰融。业内人士称,仰融就像是这盘棋局中的棋手,当棋手离场,华晨也没能从棋局中走出来。

作为争议性极强的人,仰融曾经一手打造了华晨品牌。

其中,金杯客车从1996年开始,每年的销售以50%的速率增长,从1995年的9150辆到2000年的6万辆,金杯连续4年占据了轻客市场的头把交椅。此外,华晨花巨资请意大利著名汽车设计师久加诺主持设计了中华轿车,并拥有了整车知识产权,并于2000年12月,在沈阳下线。众所周知的华晨宝马,也是在仰融的操作下付诸实践。

仰融希望打造的是中国三汽,在国内多地落子,如在宁波、绵阳分别建立汽车零部件厂商,从而走通用路线,即用最低成本造最好的车。但沈阳则希望华晨将产业链全部落在当地,双方分歧自此展开。

最终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。

当仰融希望带领华晨移师宁波时,辽宁省不愿意放手。2002年6月,香港上市公司“华晨中国”(CBA)宣布,解除仰融的董事会主席和行政总裁的职务。2002年10月21日,辽宁省公安厅正式通告,仰融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辽宁省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但遗憾的是,对于华晨汽车而言,仰融没能在合适的时机找到“核心人物”接班,当其走下历史舞台时,华晨这艘巨轮也走向了未知的下沉之路。

创新丢掉了

仰融之后,华晨先是迎来了“祁玉民时代”,他的头衔是时任辽宁省大连市的副市长。

祁玉民上任后,第一件事儿就是清理仰融留下的“影子”,将华晨汽车从美国退市;第二件事儿是大刀阔斧的降价促销量;第三件事儿则是通过让出华晨宝马财务、销售和渠道的权限,换取宝马汽车对合资公司全力支持。

但也正是由于与宝马合作,祁玉民尝到了利用外资研发技术的甜头,反而让华晨走上了轻自主研发之路。接下来几年的销量也能看出,合资车华晨宝马一直是华晨汽车的销售主力,而金杯、华晨中华等自主车型则越卖越差。

2018年,华晨汽车净利润58亿元,其中华晨宝马贡献62亿元,华晨自身的自主车型则亏损4.2亿元;2019年,华晨汽车税前利润63亿元,其中华晨宝马贡献76亿元,华晨中国则亏损13亿元。

“灾难性事件”在2018年底发生。

当年10月11日,华晨汽车与宝马集团宣布,华晨拟在2022年前向宝马集团出售华晨宝马25%的股权,交易价格为人民币290亿元。根据这一协议,股比调整完成后宝马集团和华晨汽车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%和25%股份,华晨宝马不再纳入华晨汽车合并范围。

也就是说,华晨的未来从合资车华晨宝马中分羹更少了,除非华晨中国自主品牌崛起,否则“躺着吃分红”的日子即将在2年后结束。

华晨“问路”

很多人感慨,这么多年过去了,华晨似乎还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华晨还是宝马。

华金证券此前在报告中指出,股比调整后,中方将面临净利润大幅下滑和市场竞争加剧的双重不利局面,其必须利用2018-2022年的4年窗口期不断提升技术,打造出富有竞争力的自主品牌并逐步盈利,方能在未来日益严酷的生存环境中“活下去”。

但很少有大象可以轻易转身。目前从华晨现有动作来看,自主打造难度重重。

如今,接班祁玉民的华晨领航者仍然是一位政府官员——辽宁省沈阳市副市长阎秉哲,又一位跨界的“外行人”。

在最新的2020年的规划中,阎秉哲仅提到了华晨宝马和华晨雷诺,华晨中华闭口不谈。有人分析,其实这就是难题,与其拼死一搏,更多的政府官员选择的是求稳而不是求变。

但对于华晨而言,显然更需要的是一次涅槃。